青岛信息港

热门关键词:  股票  重庆  澳洲  情人节  星二代

青岛华侨城项目中途撤资 新业务不能成为新增长点

来源:网络综合整理 作者:青岛半岛网络信息港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1-14
摘要:青岛华侨城项目中途撤资 新业务不能成为新增长点-股票频道-和讯网

本报记者 刘娟 发自重庆

  

  8月13日,深圳华侨城股份有限公司(000069.SZ,以下简称“华侨城”) 将召开2013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关于选举第六届董事会成员的提案。被奉为华侨城“灵魂人物”的现任董事长任克雷,并未出现在新一届董事候选人名单之列。

  “任克雷由于年龄问题,将不再担任上市公司的职务”,按照华侨城董秘倪征的解释,国资委对上市公司干部的退休年龄分有两档:即60岁和63岁,而任克雷今年已正好达到63岁的退休年龄。

  虽然任克雷将继续担任华侨城大股东华侨城集团的总经理,但不出意外的是,耗时20年缔造并推广了“旅游+地产”华侨城模式的任克雷,在卸任董事长后将慢慢淡出公众视线。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后任克雷时代的华侨城,其所面临的商业模式、区域布局和内部管理等诸多方面的压力并不小于此前。尤其是目前公司面临开启第二轮实质性扩张的窗口期,华侨城能否继续疾走狂奔,成了新一任董事会成员的任务。

  现实问题是,华侨城现在缺少新模式,新增的业务目前尚无太多的盈利点;多个项目计划投资总额均超过100亿元,或许会令刚刚好转的负债和财务状况重新恶化,有效解决融资困境问题是华侨城今后能否顺利进行二次扩张的关键。这些问题都留待新一任董事长带领华侨城来解决。

  

(王健芸 制图)

(王健芸 制图)


  掌舵人任克雷将卸任

  在时代周报记者接触的多位华侨城内部人士及深圳地产界人士看来,任克雷之于华侨城,就如同指挥家之于交响乐队,在其任职的20年中,企业经营管理的智慧已根植在华侨城系的土壤里。

  出生于1950年的任克雷,为原广东省委书记任仲夷之子,其早年先后在辽宁省计委、国家进出口委、国家经贸委及深圳市委等政府部门任职。

  1993年,时年43岁的任克雷从深圳市委办公厅调往华侨城,从政界跳向商界。他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就是针对当时的华侨城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彼时的华侨城集团下属有110个企业,涵盖纺织、印染、玩具等30多个行业,占集团的资源超过80%,但贡献利润仅有10%左右。任克雷带领团队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瘦身计划”。三年之后,经过瘦身的华侨城确定了持续至今的三大主业:旅游、地产和电子。

  在这三大主业中,以“旅游+地产”为核心的片区开发运营模式,成为了华侨城商业模式的标志,并由此展开了第一轮生猛的全国化布局,相继在深圳东部、北京、上海、成都、江苏泰州、云南昆明、天津、湖北武汉等地开发了多个大型综合旅游项目。

  除战略布局之外,任克雷还带领华侨城集团在内部的股改与对接资本市场方面逐步向现代化企业迈进。

  1997年,以旅游为主题的华侨城上市平台成功搭建。在此基础上,华侨城集团于2009年实现了集团主营业务整体上市。任克雷也顺势当选为整体上市平台的第一任董事长。

  需要注意的是,华侨城的探索之途并非一路平坦,任克雷时代的华侨城亦出现过战略判断失误和突发性事故。

  作为华侨城的首次异地扩张案例,由华侨城集团和香港中旅集团共同投资建设的大型文化旅游景区长沙世界之窗,在1997年开园,后来效益平平,在2007年被迫转交湖南经济电视台进行托管。2010年6月29日,深圳东部华侨城大侠谷游乐项目“太空迷航”发生垮塌安全事故,造成6人死亡。这场重大安全事故也让华侨城“全国最大旅游集团”的梦想蒙上了阴影。

  此外,2009年底实现整体上市以来,华侨城集团欲借助资本推手实现第二次全国规模扩张的计划,因中途遭遇宏观调控而一直推进缓慢,直至去年下半年才陆续与福州、顺德、宁波等地方政府签署合作框架协议,但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上述协议项目迄今均未进入实质拿地开发阶段。

  新业务尚无新盈利点

  后任克雷时代,华侨城能否继续疾走狂奔,将是考验新一任董事会成员的课题。

  根据华侨城此前的公告,新一届的董事候选人分别是刘平春、郑凡、侯松容和陈剑,而独立董事候选人是杜胜利、赵留安、曹远征、谢家瑾和谢朝华。

  现任总裁刘平春排名第一位,这在相关分析人士看来,刘平春接班任克雷担任华侨城董事长的可能性最大。而排在第二位的华侨城党委书记、副董事长的郑凡亦有接任的可能。

  一名熟悉深圳地产圈的研究人士透露称,任克雷掌舵华侨城期间,公司进行多元化的策略,并且在文化方面也多获得政策的支持,但在资本市场上表现却一般,如间接控股公司华侨城亚洲在香港上市以来,表现一直平淡,不像华润、中海经常在香港获得发债或增发的机会。而郑凡此前曾担任华侨城亚洲董事局主席,或许他的接任,能令公司在海外资本市场表现上有所改善。但最终花落谁家,现在尚无法确认。

  对此,倪征表示,公司新一任董事长将在今年8月13日由新一届董事会选举产生,新晋董事对公司的文化、发展情况和战略思路都较为了解和清晰,无论是哪位当选新董事长,都不会影响华侨城今后的发展。

  “任克雷是改革派人物,过去的20年里,其过人的改革创新智慧直接成就了今日的华侨城,但这也导致华侨城系内部个人色彩浓重,”上述熟悉深圳地产圈的研究人士对时代周报介绍称,对后任者来说,这是财富更是挑战,如何处理,要看后任者的智慧。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后任克雷时代的华侨城,其所面临的商业模式、区域布局和内部管理等诸多方面的压力并不小于此前。

  在2012年年报中,华侨城坦承,在同时发展旅游、地产两项业务的目标前提下,将不可避免地引发趋势性的规模扩张。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几年,这种增长方式还将继续发挥积极的作用,但这一增长模式的制约因素也日渐突出,“一方面,资本市场融资受阻,我们丧失了股本扩张配合增长的机会,导致了我们只能依靠自身的滚动发展去开发重资产、缓回报的旅游综合地产项目;这也带来了整个过程中的负债率出现相对较快增长的现象。”

  一系列数据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上述的描述,在第一轮大规模扩张和投资后,公司负债节节攀高,其中2007年至2011年末,华侨城的资产负债率从61.49%上升到71.17%。直到去年促销售等措施执行后,公司的资金压力才稍有好转,2012年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实现自2010年以来的首次转正,2012年期末资产负债率同比下降1.22%至69.95%。

责任编辑:青岛半岛网络信息港
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资讯 | 政务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科技 | 周边

【声明】青岛信息港 © 版权所有,本站内容为网络综合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0532-58733012 青岛信息港_半岛网络新闻_山东齐鲁青岛论坛 鲁ICP备16011876号-2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557号